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笑蜀:不相信美好,仇恨美好,这是一种心理残疾

May 15, 2017

2017-05-15 笑蜀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就是力量,转发改变中国!

 

提要:不相信人性可以是美好的。反倒因为痞子传统的潜移默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猜度一切,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砸烂一切。砸了整整一个甲子,砸得创巨痛深还停不下手,以至于今天砸到了法国,砸到了马克龙的头上,开了一个天大的国际玩笑。

 

 

法国马克龙当选总统后,某网红的檄文在网上广为流传,标题即是:《幼稚,你以为法国帅哥总统是一个完美的情种》。檄文抨击马克龙靠“裙带关系”上位,是利用妻子布丽吉特殷实家产实现政治腾飞的“小白脸”。据说这让很多人跌破眼镜,发出“不再相信爱情”的感慨。这也引起《环球时报》的关注,为此做了掘地三尺的报道,结果发现某网红满口跑火车,几乎没有一句真话。马克龙妻子的家族远称不上富豪,马克龙也非所谓屌丝。他出身中产家庭,父母都是高知。他与妻子的家族之间并不存在天差地别,因而无须任何攀援。

 

某网红的谎言被拆穿。舆情急转直下,某网红一时成了过街老鼠。

 

多么拙劣的谎言,拙劣到了连《环球时报》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为什么某网红非要捏造不可?何况他跟马克龙之间,不可能有任何恩怨,基于常情常理,这么做没有任何必要。但某网红就是不依不饶。如此偏执,难道不是一种病,一种心理残疾?

 

这种病,这种心理残疾,看起来不可理喻,深究下去不难发现,它其实源远流长,承接了一种悠久的传统,即痞子传统。这就不能不说到一篇著名的文献: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那篇报告所赞美的痞子革命,其内容归根结底无非两个字:砸盘。砸烂一切现存秩序,尤其砸烂一切美好的事物:一切的从容不迫,一切的文质彬彬,一切的温良恭俭让。为此不惜矫枉过正,不惜在每个乡村造成恐怖现象。这在文革中演变为大规模的“砸四旧”,今天我们知道,所谓“四旧”,其实是我们民族最宝贵的文化资产。

 

这是一种精神上、文化上的超限战,即精神上、文化上的贫者,精神上、文化上的流氓无产者,对一切高贵和一切美好的无差别的仇恨,无差别的绞灭。即精神上、文化上的阶级战争。这甚至比明末的张献忠屠川更惨酷。如果说张献忠是从肉体上消灭四川原住民,持续一个甲子的痞子革命,则是横扫整个主流文化,而且不限四川一隅。三千年文明史至此断崖式沉沦。

 

时至今日,无论经济如何腾飞,并没有能够拉动文化的重建。恰恰相反,经济的腾飞似乎一直以文化沦亡为基础。而有假冒伪劣的猖獗,而有痞子传统的复兴。某种程度上讲,三千年文明史就是主流文化与痞子文化的交战史,痞子文化虽偶尔露峥嵘,但总体上一直处于潜流状态,一直被主流文化强势遏制,一直被关在潘多拉的盒子里。但这潘多拉的盒子后来不幸被打开,痞子文化的魔鬼被释放了出来,彻底压倒了主流文化,而生成了一种新的传统,极大地改写了我们民族的文化基因。

 

对高贵和美好本能的仇恨,无差别的仇恨,即以高贵为敌,以美好为敌,是这新传统或者说新的文化基因的重要元素。这在某网红羞辱马克龙的檄文中有经典呈现。显然,某网红不相信爱情,这应该是他的人生经验所注定,即他从不曾拥有真正的爱情,从不曾体验过爱情的美好。尽管他前不久也曾高调渲染他的所谓爱情,但看来那不过是商业炒作,恰恰反衬了他的爱情赤字。而在爱情上愈贫困,愈是爱情上的流氓无产者,就愈要仇恨真正的爱情,愈要仇恨爱情的美好,愈要不计代价地破坏爱情的童话。尽管别人的爱情其实跟他无关,实际上无损于他的利益。

 

不能不承认,这已经是病入膏肓了。生命的美好,在于对美好的发现和对美好的体验,这是任何世俗的利益所无法取代的。毋宁说,生命的全部意义,其实就在于此。这就需要培养一系列的能力,跟美好相关的一系列能力,即发现美好的能力、体验美好的能力,而这一切的前提,则是相信——相信美好。罗丹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但是我要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相信。如果根本就不相信美好,生活中再多美好,也会视而不见,那么生活中再多美好又有何用呢?这就是说,在跟美好相关的一系列能力中,相信美好,是最最基本的能力。信则灵,相信美好,才可能感知美好,发现美好,也才可能与美好相遇。不相信,一切无从说起,跟美好就会一辈子咫尺天涯。

 

近代中国的大教育家蔡元培,曾主张以美育代宗教。美育与宗教当然各有所长,只可能相辅相成,不可能彼此取代。但美育的重要性,的确并不亚于宗教。如果说中国的大问题之一,是世俗性宗教的匮乏,那么同样可以说,中国的一系列大问题中,也包括了美育的匮乏,尤其是相信美好这一基本能力的匮乏。不相信人性可以是美好的。反倒因为痞子传统的潜移默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猜度一切,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砸烂一切。砸了整整一个甲子,砸得创巨痛深还停不下手,以至于今天砸到了法国,砸到了马克龙的头上,开了一个天大的国际玩笑。

 

谈到某网红对马克龙的羞辱,学者张伦很伤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有其精致的一面,语言也有其高雅的一面,而今天居然用如此庸俗的语言来形容一个国家的领导,这说明我们的文化已经颓废、败坏到何种程度。”张伦的这个判断是对的。某网红羞辱马克龙折射的不只是他个人的心理残疾,而且是整个国家的文化心理危机。这一点,对比一下两岸就更清楚。两岸同文,但在语言上有很大不同。同样用汉字书写,台湾的语言往往是雍容的、典雅的、友善的、平和的。几乎每句话、每个字,都体现着汉字的美好、汉字的尊严。这正符合张伦所说的“中华民族的文化有其精致的一面”。但这一面在大陆的语言中恰恰很难见到。真是礼失求诸野。我曾主张台湾应从文化上反攻或者说反哺大陆,某网红羞辱马克龙引出的风波,更印证这种文化反攻或者说反哺的必要。

 

无论如何,不相信美好,仇恨美好,只要这种痞子传统还大有市场,只要这种流氓无产者还可以成为网红,我们民族就谈不上具备健全心智,我们距现代文明就很远很远。我们就会很难与美好相遇,而不得不一直与恶为伍,与丑为伍,与粗鄙为伍。这样的生命过程,这样的生命品质,当然不值得称道,而是我们必须奋力改变的。

 

 

— THE END —

 

苹果iOS版微信公众平台文章赞赏功能关闭

欢迎苹果用户选择转帐方式

[版权声明]笑蜀原创作品,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媒体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公众号。

↓↓↓↓↓↓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