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林夕:你以为你推翻了几座大山,实际上你掉坑里了

May 16, 2017

2017-05-16  有病要读书1

题记:

 

只有蒙冤的往事,却无抚痛的忏悔,大约就只能是怨恨不断地克隆。缺乏忏悔意识,只好就把惨痛的经验归罪给历史,以为潇洒,以为豁达。

 

好像历史是一只垃圾箱,把些谁也不愿意再沾惹的罪孽封装隐蔽,大家就都可以清洁,一句身不由己,就可以事过境迁,心安理得。

 

--------------

 

在中国的后文革时代生活有一个明显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分清理论和现实。

 

有些权利在理论上拥有,一到现实中就没了。

有些收入在理论上增加了,一进菜市场却发现买不起肉了。

有些人理论上是站起来了,实际上还在那里跪着。

 

理论上你推翻了几座大山,实际上你掉坑里了。理论上你是国家的主人,实际上你活在枷锁之中。

 

在教科书上,社会总是分为两个阶级: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现在可以说,那些大大小小的官——总数估计超过5000万人——构成了事实上的统治阶级,他们的事业是全球利润最高的事业,一个镇长可以贪几亿,一个省长可以几十亿,更高级的官员更是富可敌国。

 

我们也常常听到“国情”这个词,然而,这就是真实的国情:我们拥有全球最庞大也最腐败的官僚系统,这个系统的野蛮、奢侈和淫荡空前绝后,但它却教导每个人要过一种朴素、节俭、合乎道德的生活。

 

我也读过很多观察家们对中国未来的分析和预测,在我看来,这些分析和预测都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中国人在长期洗脑教育之下所形成的独特人格。

 

这些人格不仅影响了中国的现在,也必然会影响到中国的未来。

它们使中国社会变得野蛮、狂燥,而且极不安全,但同时也让它更加迟钝、更加滞重,极难出现制度性的改变。

 

第一种可称为“麻木人格”

粮食被抢走,饿着;耳光扇到脸上,忍着;房子被推倒,看着;老婆被抓去流产,哭着。

一切不公正都被视为“命该如此”,不如此反倒不正常。人们低眉顺眼地活着,不叫疼也不叫苦,闭着嘴躲猫猫,闭着嘴俯卧撑,闭着嘴打酱油,连死都是闭着嘴死的。

这种种闭嘴,都是因为一个前提:惹不起。

 

现在我们知道,如果面对的是单个的流氓,惹不起还可以躲;但如果面对的是一个流氓的制度,那么你惹也惹不起,躲也躲不起,唯一的选择就是改变它。

 

对自己的麻木,往往就是对他人的刻薄和残忍。

如果同情心可以量化,我们将悲哀地发现,我们的同情心指数是一个非常低的值。

 

在著名的小悦悦事件中,两岁的小女孩惨死于道路之中,18位路人却没有一个肯施予援手。这18人可以代表一个庞大的群体,一个极不善良的群体。

 

他们会怒斥身边的乞丐,漠视远方的受难者,甚至对自己的亲人也绝少同情;有人挨打,他就站在旁边围观;有人哭诉,他就在旁边冷冷地嘲讽;如果有人说要自杀,他首先想到就是“这人要炒作,想出名”。

 

没人为他们说话,他们忍着;有人为他们说话,他们看着;为他们争来权利了,他们感谢命运:嘿,该我的就是我的;

没争来权利,他们扮演先知:早知道没用,折腾什么呀?

为他们说话的人被抓了,他们就在一旁窃笑:活该,让他出风头!

 

我们可以把这视为“麻木人格”的晚期症状,在这个阶段,麻木人格就会变成“反社会人格”,人们会痛恨一切美好的事物,对一切善意的言行都抱有彻底的怀疑,甚至是刻骨的仇恨,在这个阶段,他们不再麻木,而是极为易怒、极为暴戾,一点小事就会使他怒火万丈,然后不择手段、不分对象地进行报复,更残忍的是,他报复的对象往往是那些比他更不幸、更弱小的人。

 

就拿鲁迅笔下的阿Q比喻吧:阿Q被村长打了,不敢还手,于是就去打王胡,打之不过,去打小D;打之不过,去打吴妈;还打不过,就去打幼儿园的孩子。

这不是个段子,这是活生生的现实,君不见层出不穷的幼儿园屠童案?

 

第二种可以称为“事实接受障碍”

长期的蒙蔽和洗脑教育,必然会降低整个社会的学习能力和认知能力,人们不愿接受、也接受不了那些明显的事实,甚至不惜为谎言辩护。

 

典型的例子就是时至今日,还有许多人怀念文革,认为那是一个没有腐败、人人平等的时代。

几年前,互联网上曾有过一场关于大饥荒的辩论,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认为大饥荒从未发生,只是“一小撮坏人”恶意的构陷,目的是攻击政府;

另外一些人则认为饥荒只发生于极小的区域、极短的时间之内,决不可能有千万人饿死。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这些人提出了各种可笑的质疑:

 

既然饿死了那么多人,万人坑在哪里?

这么大的灾难,为什么从来没有媒体报道过?

如果真的饿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还要搞计划生育?

我的家乡也很贫穷,为什么没听说有人饿死?

既然饿死了那么多人,那么请问:你家里饿死了几个?

有人说大饥荒饿死了三千万人,相当于中国人口的20分之一,这可能吗?

有一个问题最为震撼,有人问:既然没饭吃,他们为什么不吃肉?

 

第三种可称之为“奴仆人格”

正如鲁迅所言,中国只有两个时代: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欲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古代的奴隶忠于皇帝、忠于朝廷,今天的奴隶们大多不认为自己是奴隶,而是国家的主人。

这种人会把政府视为至高无上的存在,任何批评政府的人都是他的天敌。

他们自认为是爱国者,一切事都必须与“爱国”联系在一起才有意义,读书是为了国家,工作是为了国家,锻炼身体是为了国家,保护视力是为了国家,甚至连性爱都是为了国家。

 

而他们所说的国家利益,其实多半都是政府利益,甚至是少数人的利益,为了这所谓的“国家利益”,组织上让他们恨谁,他们就恨谁。

 

这种奴仆人格加上长期的仇恨教育,就会变得极为乖张暴戾,成为“暴奴人格”。

在这些人看来,世界上的大多数媒体都是反华媒体,所有异议人士都是西奴、汉奸、卖国贼。

 

一个中国女人如果嫁给了外国男人,那就是国家的耻辱;相反,一个中国男人如果去找了个外国妓女,那就是为国家报了仇。

 

我不止一次听到爱国愤青讲述自己的理想:他们发财之后必去日本,去日本必找日本妓女,然后把国仇家恨、百年耻辱和满腔怒火全都发泄在她们身上,直至精尽人亡。

 

他们公开地鼓吹战争,经常叫嚷“中日之间必有一战”、“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其潜台词不言而喻:即使你不来打我,我也要去打你。有人甚至公开谈论用民航客机运载原子弹,然后在日本国土上引爆。

 

很容易就能听出上述话语中的残忍意味吧。在本质上,这群“爱国”人士和半个世纪前的红卫兵、一个世纪前的义和团并没有太大分别,他们同样盲目,同样愤怒,有着残忍的念头和志向,并且极不稳定。

 

在正常社会中,这样的人格应该被视为危险之物,而在中国,当局却一直在纵容、玩弄他们的愤怒,这其实就是在玩火,只要条件成熟,这团不理性的火焰足以焚毁一切。

 

在中国,“牺牲”常常是一个高尚的词,很少有人明白,这个词的本意是指是祭祀用的牲畜。许多歌曲、许多文章、许多英雄事迹都在号召人们牺牲,去做祭祀中的牲畜。

 

公社的木头落水了,怎么办?牺牲自己把它捞上来。大队的牛羊在风雪中失散了,怎么办?牺牲自己把它们找回来。

 

时至今日,还有人在鼓吹“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不怕苦还可以勉强理解,做奴隶的越不怕吃苦,对奴隶主当然最有利,“不怕死”就十足荒谬,这是和平年代,你号召人们不怕死是想干什么?他死了你有什么好处?

 

除了牺牲,还有奉献。几十年来,政府从未停止过要求人们奉献,几乎每一位贪官在事发之前都曾大讲特讲奉献,贪得越厉害,讲得就越厉害,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了。

 

事实上,奉献和掠夺往往是并生的,它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你的奉献,也就是它的攫取。如果一家公司号召员工无私奉献,其实质是想你多干活,他少付钱。如果一个国家号召其国民无私奉献,其实质就是公开的掠夺。

 

在电视上、报纸上,我们还会看到这样的情景:某人因为住上了救济房,或者是领到了早该领到的救济金,就眼含热泪对着镜头说:感谢政府!

 

我们不应该批评说这话的人,相反,只应该谴责那些坦然无愧接受感谢的政府,你的纳税人活得如此艰难,你还有什么脸接受他们的感谢?

 

我们必须要明白,政府不是什么伟大光荣永不犯错的组织,它应该是我们选出来的,它的权力是我们让渡给它的,在某个意义上,它就是我们的保安员或清洁工,拿我们的钱,扫我们的地。

 

如果一个清洁工把地扫得很干净,你有必要含着泪感谢他吗?这不是他应该做的吗?

 

我无意歧视清洁工,但如果有个清洁工不好好干活,还一天到晚要求你感谢他,甚至要求你无条件爱他,遇到这种情况,你就应该问问它:我可以说脏话吗?如果不行,那我只能礼貌的请他滚了。

 

关于政府,最好的论述来自托玛斯.潘恩,他说:在最好的情况下,政府也不过是一种必要的恶。在不好的情况下,它就会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恶。

 

我们要知道,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从我们的钱包里拿出来的,所以要随时查它的账。

 

如果你的清洁工说他买一条扫把要几万块,你就该指责他贪污。

如果你的清洁工拿你的钱给自己买了价值几十万的手表,你就应该指责他腐败。如果你的清洁工为了扫地的事天天大宴宾客,喝一千多元的茅台,抽一百多元的香烟,你大可以这么想:换个人来扫地会不会更好?

 

最后我要说的是,不是恨国党,我只是一个想把野兽关进笼子的人。

 

我批评自己的国家,但这并不表示我恨这个国家,相反,我爱我的祖国,我爱它壮丽的山河、辉煌的文明,也爱它的苦难,并将因为这苦难而加倍爱它。

 

我批评这糟糕的制度,是因为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人流了太多的血,希望这些血没有白流,可以使这制度温柔地变好。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花朵可以自由绽放,中国的孩子可以尽情欢笑,中国,这古老的国家,苦难钟爱之地,能够变成富足、和平而自由的国家。

---------------

 

谨以此文纪念文革发动51周年,文革结束41周年。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