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孙陇: 反右运动六十周年祭:《事情正在起变化》,是什么在起变化?

May 15, 2017

2017-05-15 孙陇 故纸故事

故纸故事,故纸堆中的故事

原创作品,敬请关注

公众号:sishuzhai1966

 

如果1957年5月15日,《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发布可以算作是反右运动开始的标志的话,今天,就是反右运动六十周年祭的日子。后附笔者有关反右运动的文章三十七篇,以示不忘历史……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在这个指示中,面对当时所出现的一些问题,中央认为:有必要按照“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的方针,在全党重新进行一次普遍的、深入的反官僚主义、反宗派主义、反主观主义的整风运动,提高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水平,改进作风,以适应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

并指出,这次整风运动:

应该是一次既严肃认真又和风细雨的思想教育运动,应该是一个恰如其分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运动。开会应该只限于人数不多的座谈会和小组会,应该多采用同志间谈心的方式,即个别地交谈,而不要开批评大会,或者斗争大会。不论在座谈会、小组会上,进行批评的时候,或者个别交谈的时候,都应该放手鼓励批评,坚决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不应该肯定自己的一切,拒绝别人的批评。

《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的发布,标志着整风运动开始。仅从文件的内容来看,这么坦诚的一个政党,敞开胸怀,愿意接受批评,号召“知无不言”,并且“言者无罪”,一时间在各种座谈会上有些人真的响应号召而“知无不言”了,一时间诚恳而善意的批判如潮。面对汹涌而来的批评,发起者却坐不住了,仅仅半个月之后,1957年5月15日,毛泽东的一篇《事情正在起变化》文章在党内传阅,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反右运动从此时开始了。

《事情正在起变化》,毛泽东写到:

最近这个时期,在民主党派中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

现在右派的进攻还没有达到顶点,他们正在兴高采烈。党内党外的右派都不懂辩证法:物极必反。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这种鱼不是普通的鱼,大概是鲨鱼吧,具有利牙,欢喜吃人。

什么拥护人民民主专政,拥护人民政府,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对于右派说来都是假的,切记不要相信。不论是民主党派内的右派,教育界的右派,文学艺术界的右派,新闻界的右派,科技界的右派,工商界的右派,都是如此。

资产阶级和曾经为旧社会服务过的知识分子的许多人总是要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总是留恋他们的旧世界,对于新世界总有些格格不入。

在我们的国家里,鉴别资产阶级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真假善恶,有几个标准。主要是看人们是否真正要社会主义和真正接受共产党的领导。这两条,他们早就承认了,现在有些人想翻案,那不行。只要他们翻这两条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没有他们的位置。那是西方世界(一名自由国家)的理想,还是请你们到那里去吧!

单从上文所描述的内容来看,整风运动这件事情确实正在起变化,他把那些对组织的批评、意见(更多的只是建议),当作了“反对”,把性质归纳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敌对性质之中了,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在文中明确提出了钓鱼的手段,引蛇出洞,让更多的“敌人”浮出水平,好一网打尽。

如果说,整风运动之初,组织上还是想坦诚地接受各种批评和建议,从而借此改善执政党的作风、做法的话,《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却反映出事情正在起的变化:从坦诚变为了虚伪,从接纳变成了拒绝,从鼓励变成了镇压,从整风运动变成了反右运动。一场自己都标榜的“诱敌深入”的“阳谋”运动开始了。

官方统计,反右运动中有五十五万多人被划为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

如果《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发布可以算作是反右运动开始的标志的话,今天,就是反右运动六十周年祭的日子。笔者以前写过多篇有关反右运动的文章,集中在此,算是祭奠那些曾经“因言获罪”而受到各种迫害的右派分子,同时,希望通过这些记录,让人们记住这个让中国知识界断层的运动。


孙陇‖挖个坑让你跳:遂宁专区中江队整风学习班过程全记录(上)

孙陇‖挖个坑让你跳:遂宁专区中江队整风学习班过程全记录(下)

孙陇 ‖ 绝望的过程:一个右派分子写给储安平等人的四封信

孙陇:一份县委制订的反右斗争的计划

孙陇:划个右派分子需要多少材料

孙陇:六十年代的“右派分子”集训班

孙陇 ‖这个右派分子如何被“引蛇出洞”的?

孙陇:整风运动,究竟该整谁的风?

孙陇:右派分子在认罪投降书中如何深挖自己的罪恶?

孙陇 ‖ 右派分子是如何“污蔑”苏联的

孙陇‖ 向组织交心,他交出了自己的一生

孙陇 ‖ 闻者足戒:闭上你的嘴

孙陇:一个被利用和被抛弃的资本家的十年(1948—1957年)

孙陇‖一名右派分子的理想:立志成为一个普通劳动者

孙陇:一个青年的两份人生规划

孙陇:被民主作弄的人——鲜英

孙陇: 一个被自己学生批判的国学大师——任铭善

孙陇 ‖ 右派分子资本家余慕韩

孙陇:民盟盟员叶瘦弦在反右前后的发言

孙陇:以盟代党——右派分子陈蕴冰女士的罪名

孙陇 ‖ 对一位女知识分子的阶级改造:出身豪门,划为右派

孙陇 ‖ 张族,右派分子,一九六零年死亡

孙陇: 这个右派的骨头有点硬

孙陇 ‖ 匹夫不可夺志!一位右派分子如是说

孙陇:一份比较特别的反右运动材料

孙陇:右派分子陈汉的“料想不到”

孙陇 ‖ 右派分子马平:反地方主义的牺牲品

孙陇 ‖ 右派分子王伟民的愧疚

孙陇 ‖ 这个玩笑开大了:一封右派分子的“恳请甄别”信

孙陇 ‖ 爱情与政治:一个右派分子妻子的选择(附:卢华:关于和右派分子丈夫关系的汇报材料

孙陇‖他有个儿子叫“现代”,他骂他儿子就是对现实不满

在我们的锅里:《诗刊》反右特辑

孙陇:《天云山传奇》,带我们回到“传奇”年代

孙陇:改正还是纠正,这是一个问题

孙陇 ‖ 这个报社出了三十二名右派:《陕西日报》社右派名录

孙陇 ‖ 东平农场劳动改造的右派分子名录

孙陇 ‖ 右派外的右派:反右运动中的“反社会主义分子”

以上文章共三十七篇,都是根据笔者搜集的第一手材料写成,请有兴趣者阅读。

挖掘小人物的悲欢故事

搜寻被遗忘的历史真相

敬请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

苹果手机赞赏通道:

Go Back

Comment